你好,欢迎来到东方娱乐网!

万茜时隔10年再演话剧 回到舞台就像回家

2019-05-10 14:46 来源:东方娱乐网 编辑:柳柳

  万茜《默默》剧照。

  上海,美琪大戏院的前厅。“万老板来了。”人群里一丝骚动,好像在等待梨园大师的出场亮相。

  走出来的是演员万茜,轻盈地站在人群里,剪刀手比“耶”,跟大家合影。

  她主演的话剧《默默》,“椎·剧场”制作的第一个大剧场作品,改编自德国家喻户晓的童话《momo》(中文译本名《毛毛》),近日在美琪大戏院首演。

  一年多以前,她在微博晒出一个小视频,大家才知道这个好美的女演员原来已经结婚,还有了娃。电视剧《猎场》也在那年开播,有人说,剧中万茜和胡歌的对手戏动图可以刷100遍。

  而今年她在湖南卫视综艺《声临其境》里的业务展示,太能打,热搜一个接一个。于是乎,过去那些遗珠,比如《柳如是》——汪清水,唱昆曲;《军中乐园》——拿了金马奖最佳女配角;《你好,疯子!》——精神分裂演七个人格一镜到底等等,都被翻了出来。

  好多人才想起来,这张可古典可现代,可甜可御的脸,就是她啊。而她,早就是很多人心中那颗私藏的珍珠。

  回到舞台

  就像回家

  这是演员万茜10年后回归舞台。

  这两年,时不时会看到正当红的明星回到舞台上的消息,但表现和评价不一。

  你会有担心吗?记者问。

  “担心?我就是从舞台出去的,回舞台像回自己家里,比较熟悉。”她的每个回答几乎都很短,快,一击即中。

  万茜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,同班同学里,有郭京飞、钱芳等等。

  10多年前,万茜的招生老师,也是《默默》的出品人,如今椎·剧场的总监李芊澎。

  那年招生考试,万茜一上来,芊澎就盯住了。“这孩子特别锐气,像一杆枪似的站在那儿,眼睛红成那样,无所谓,该唱唱,该跳跳,该朗诵朗诵,一点儿不扭捏,特别爷们儿。”

  毕业后,万茜打定主意要留在舞台上。

  2005年,她在国家话剧院演出《怀疑》,2006年主演《荒原与人》,获得过文化部“话剧百年”全国剧目展演金奖。

  “近几年演了很多影视剧的万茜,我总觉得眼熟。为某讲座准备照片,突然发现十几年前就拍过她的舞台剧剧照。”摄影师李晏也是这几年才“恍然大悟”。

  万茜演完音乐剧《弘一法师在上海》之后,再没登过台,突然做了歌手,发单曲,出了一张专辑。她的中低音区,有着特别的质感——在《声临其境》里大家已经见识了她的唱功。再后来,她就一头扎进影视剧里,直到现在。

  为什么当时不留在舞台了?

  “我一直都想留在舞台,就是因为,太穷。穷的叮当响。不出去干活就养不活自己了,就得问爸妈要钱了。”

  哪怕只是倾听

  她在台上也是发光的

  默默这个角色,没有很多台词,大部分时间是在倾听,也没有完整的故事。看过万茜那些“炸裂”的影视剧片段,你可能会觉得,她选择《默默》,是否有些“简单”了?

  这部戏的主创班底大部分来自德国,德国导演吉尔·梅梅特并不知道万茜是谁。一天晚上面试,两人通了一个远洋视频。

  视频电话总共通了十来分钟,因为信号不好,万茜一直在专注地听,进入了一个特别“默默”的场域。

  导演说,上船吧。

  万茜吃惊,“啊?不多聊会儿吗?”

  “导演说,她身上有一种专注,本身的质感散发出来就很好,所以她不要演太多。她要收着演,这是最难的,你放也不是。默默是最难演的了,她又不是孩子,也不是成人。”《默默》的戏剧构作张维一说。

  专注——导演和芊澎都说到了这个词。

  “我们要挑一个发光的人,不会被淹没。这个默默一直不讲话,但必须是一个有自己质感的演员。”李芊澎说。“专注力是帮助这种质感真正能散发出来的东西。而现代人缺少的就是专注力。有专注力的演员,即使没有很大的天赋,也会是一个很不错的演员。”芊澎说。

  不理解生活没法拍戏

  她把时间还给自己

  万茜的专注,有时候会把人吓一跳。“你对时间是什么概念?”她会忽然来一句反问,默默浓密的长睫毛齐刷刷地盯着你,等着你。

  她对时间,有着自己的理解——

  并不是说我们应该把时间用在工作上,还是工作以外,而是我们怎样去利用这个时间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不能说哪种是对的,哪种是错的。你觉得哪种状态人是舒服的,就OK。

  像我,最早之前,我一直不停地工作,为了成就一步步往上爬,我真的很讨厌自己的时间不够多。“最早的时候,一旦休息3个月,我就觉得,杀青即失业。”

  但是现在,我会要求这部戏结束以后,有休息的时间,让我可以跟家人在一起,过想过的日子——我必须去通过生活,理解生活。作为一个演员,如果不理解生活,我没办法拍戏。

  排戏的这两个月,对于万茜来说,就像剧中的默默一样,开始享受时间,尊重时间,与生命对话。

  这一个月,经纪人只见了她两次。她每天九十点自己上排练厅,晚上到点下班。吃完饭陪陪家里人,把时间给自己,很舒服。

  排演话剧的这一个多月,万茜后面的电影推迟了一个月开机,但片方愿意等她。“可能像默默一样,我们有了一点点掌控时间的机会,以前可能没有,以前是赶路的状态。”团队说。